莫夜岚

来啊造作啊?更新群宣。 目前盾铁皮已满,奇异已满,其余皮任君选择。

缺锤!缺锤!!缺锤!!!【重要的话说三遍?】目前只有一个loki孤零零的,一个锤都没有。【一个复联群没有锤成何体统】

晚安之后,深夜十二点可能会突然醒来。没有噩梦,没有惊吓,就是突然睁开了双眼,再也无法回到梦境当中。不知道是不是一种习惯,在醒来的那一刻我总会看看时间,然后脑中开始回放昨日一整天的各个片段。一边回想着,一边规划好明天一整天的计划,听一听音乐,再沉沉睡去。

我要我loki回来,和锤哥幸幸福福地待在一起,重建Asgard,让神域重归美好。盾铁内战结束,两个人仍旧并肩作战,和从前一样美好,行吗

来吧小伙伴er们,来high啊。 占tag歉,come on 主cp就tag里那些,可拆可逆,大家开心就好。

【咕咚】深坑

【be预警,短篇一发完,ooc预警】

这不是第一次,李懂感到不对劲了。自从伊维亚行动以后,顾顺看他的眼神,他总觉得含着些什么,但又无法解读。二人的默契依旧,但气氛却很不对劲,像是两人隔着一层拂不开的纱。

顾顺觉得自己栽了。栽在了自家小观察员的手上。他顾顺潇洒一世,何曾如此憋屈,何曾如此纠结。他不知道要不要告白,他不知道李懂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。顾顺,第一次为了感情憋出了心病。

罗星也感觉到了不对劲。他的前任小观察员提着水果和他的死对头一起来看他,但没有斗嘴,没有争吵。甚至没有交集。

那不是冷漠。罗星敏锐的直觉告诉他。他将李懂以带饭为由支开,与他觉得更为不对劲的顾顺单独待在病房里。“顾顺,你和小懂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他眯着双眸,狙击手一针见血的气势与从前一样犀利,就算是他已经无法端起狙击枪,作为一名狙击手。“……”顾顺沉默了一秒,张口缓缓答道:“罗星,我栽了,栽在他身上了。”

“……蛤??????”

…………

当李懂回来的时候,两人的神色还是一如既往,只是罗星的眼里多出了一丝复杂。他拉住李懂,交代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比如说:“小懂啊……你要敏锐一点……要意识到周围的人是好是坏……要意识到有没有人对你图谋不轨……”听得顾顺在一边直抽眼角,李懂二丈和尚摸不到脑袋,看着罗星。他一大老爷们儿能有谁图谋不轨,莉姐?开玩笑,石头是摆设吗?

探病结束后……两人再次回到了蛟龙。然而等待他们的,就是一次单独的狙杀毒枭的任务。

蹲在毒枭的必经之路旁的一片山坡上,几颗小树和花岗岩都是他们的掩护。“八点钟方向,风速20,距离240米,目标移动中。”李懂冷静精确地报出一段数据,顾顺的手指搭在狙击枪的扳机上,随时准备扣动。

“噗嗤 ”随着毒枭头目的脑浆四溅,任务完美完成,正当两人准备撤离时,其他敌人的枪支已经架了起来。顾顺嘴角的弧度一僵。他做出了和罗星当时一样的举动——把李懂往后一推推倒在地,转身应付着那些飞来的子弹。李懂猝不及防被推倒在地,一种不祥的预感弥上心头。“不——”老天似乎执意和他过不去。“噗”的一声轻响,那是子弹穿透肉体的声音。顾顺高大的身形僵住,刺目的红色自他的胸口处流下。

李懂的表情僵住了。他现在脑中一片空白,看着顾顺缓缓倒下的身子,只能愣愣地看着顾顺倒在自己面前。血溅上了他稚嫩的面容 他伸手,按在顾顺的心口上,抬手,血红布满了他的手掌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他的声线轻颤着,不断按压着顾顺的心口。“懂……”顾顺沙哑的声音传进李懂的耳里,“别说话……别说话……”李懂听见这一声呼唤……一股酸意涌上鼻腔,泪水,不受控制地滑落,滴落在顾顺的面容上。“跑……快……”他伸手抓住李懂按压在他胸口上的手,“哥没救了……不行了……你快跑……咳……”顾顺嘴角勾起平时一样的微笑,血液自嘴角滑下,“哥这一生就这么结束了……没想到步了罗星的后尘……唯一后悔的就是一件事儿……”他抬手,带着血的手附上李懂的脸颊。大拇指抹去李懂的泪水,“哥只能和你说一次了……哥爱你……李懂……”李懂的手僵了一瞬,在顾顺说出那一句话的时候,泪水像是决堤了一样,啪嗒啪嗒地顺着羊脂玉一般的面容不断滴落,他抬手握住顾顺附在他脸上的手,哽咽地声音自口中破碎地发出:“顾顺……我也……”他想要说出那句话……但顾顺已经永远地闭上了双眼。

增援不知何时已经赶到,石头佟莉在前方疯狂地击杀着毒枭,杨锐拉着陆琛疯狂地跑到李懂和顾顺的身边,可一切都晚了。

李懂紧紧抱着怀中顾顺慢慢冰凉的尸体,仰起头,悲痛和懊悔交织在他咆哮一般的哭泣当中,蛟龙所有的成员都随之落泪……击杀毒枭也变得疯狂了起来。

李懂在崩溃晕厥前一刻想的是……他最终还是没有与他说出那句话。

猜猜这蓝蓝的一团是什么~